翻译可以说15种语言!巴金的翻译生涯

本文转载自:21世纪英文媒体

近日,“用精神的火炬点亮生命的寒夜”——一场关于巴金翻译的新书分享对话在上海举行。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子山、复旦大学教授王宏图、巴金故居常务副馆长周立民、,谈论并分享这位文学巨匠的翻译生涯,超越他的创作

01《巴金翻译集》揭示了他喜欢哪些外国作家。2019年恰逢巴金先生诞辰115周年。最近,新编辑的巴金翻译集(共十卷)已经上市。由巴金故居规划,曹禺文化与浙江文艺出版社联合推出。可收藏巴金先生翻译的经典译文,包括屠格涅夫的《木姆》、《普宁与巴柏林》、散文诗、高尔基的《草原故事》、文学写照、贾逊的《红花选集、,“1922年,18岁的巴金根据英译本翻译了俄罗斯作家加尔逊的小说《信号》,开始了长达60年的翻译工作。”他的大部分翻译作品都接近他的理想,他愿意通过他的翻译作品告诉大家他的理想和信念。“陈思和说,巴金喜欢翻译俄罗斯文学。他曾翻译过高尔基、屠格涅夫等俄罗斯伟大作家的作品。他们的作品具有强烈的革命精神,表现出反抗沙皇制度的精神。

例如,《散文诗》一书中有一段屠格涅夫的《门槛》,讲述了一个时代的故事牺牲了自己的俄罗斯男性革命者。此外,他还翻译了屠格涅夫的两部长篇作品,一部是《父子》,另一部是《处女地》

,但巴金没有翻译托尔斯泰,“因为它太重了”。陈思和认为巴金的作品很轻,很难想象这样的作品能翻译像托尔斯泰这样的重量级作家。

屠格涅夫和赫尔岑在法国生活了很长时间。他们都是贵族。特别是,屠格涅夫和莫泊桑的关系非常好,他们的法语是一流的。与托尔斯泰的厚重和复杂相比,屠格涅夫更接近浪漫、抒情和诗意的西欧文学。这种语言与巴金的成长和修养不谋而合。陈思和分析

在巴金的翻译作品中,他自己的生活有一个小秘密,“把他喜欢的东西长到自己身体的肉里,巴金在文学上已经达到了这一点。”例如,周立民,巴金喜欢风暴的晚花玫瑰。读完世界语后,他去读德语版。当他去北平看沈从文时,他在火车上看到了这个。抗日战争期间,他住在哥哥林语堂的旁边,请他们借用德语版本并阅读。后来,他买下了《暴风雨》的全集。这是他反复读的那本书。在此基础上,他把它变成了自己的遗产

巴金的大部分翻译作品都是古典文学。周立民感叹道,我突然有一种感觉,我们这一代人是被现代文学训练出来的,但如果我们重读经典作品,我们会发现它们有一种特殊的“积极”声音,给我们带来了一种不同的生活境界。

02精通八种语言?没有一个巴金会说15种

巴金是一个不会放下书的人。陈子山发现,巴金除了和朋友聊天、吃饭和写作之外,还在读书。巴金的藏书令人惊叹。在现代中国作家中,鲁迅可能是唯一一个可以与他相比的人。他丰富的外语书收藏拓宽了B阿金的视野,以及世界文学的发展史,都在他收藏的房间里。所以他不仅喜欢它们,还下定决心翻译它们。“我们这一代人也是在巴金舒的影响下成长起来的,包括他的创作和翻译,这让我重温了当年的一些场景。”

巴金精通十多种语言,这在当代中国作家中是非常罕见的。巴金毕业于成都外国语学院,相当于现在的中专英语学院,所以他的外语非常好。通过世界语,他学习了多种语言,包括俄语、日语、德语、西班牙语、葡萄牙语等。陈思和曾与巴金的儿子李小唐一起上课。李晓堂告诉陈思赫,他的父亲会说十五种或六种语言。

周丽民在几年前在中国香港大学的一次会议上遇见了一位韩语翻译家。翻译详细地讲述了他访问巴老的情况。巴金当时用韩语和他交流。“超出我的想象。”周立民说:“根据日记,巴金已经在朝鲜战场上待了两年。可以看出,他在过去两年的业余时间里一直在学习俄语和韩语,他会说话。”

1982年,巴金获得但丁文学奖。赞助商来到颁奖现场时,一名意大利记者陪同他。但丁学院给了巴金一套神曲。巴老非常激动,用意大利语朗诵了神曲的片段。1982年中国没有开放,这让意大利记者大吃一惊周立民说

巴金懂十几种语言,他的翻译也深深影响了一代人。很多来听的读者都是巴金的书迷。他们读过巴金的许多小说,但没有多少人知道巴金是中国世界语最好的作家,正如周立民所说,“巴金有时会通过翻译来表达自己的感受和信仰,这是他作品的另一种形式。他曾说,他喜欢读别人不想读或不想读的书,他的翻译也是如此——不仅是熟悉的屠格涅夫和高尔基,还有那些没有受到别人特别关注的作家,比如作为Berkman,Yuri baki和Herzen。这就是巴金的特殊视角,也是他的翻译在今天似乎具有特殊价值的地方。“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