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泊桑的翻译中,李清雅可以被称为第一人称郭宏安

翻译人员李清雅

(照片选自上海文史研究所编撰的《图书馆员名录》,本文参考了博物馆编辑出版的相关史料,介绍了李清雅先生的学习经历。)p>

李庆亚先生,1884年生于湖南湘阴,1969年在上海去世。他于1907就读于Fudan公立学校,1912毕业于比利时列日大学,转学到法国学习和研究法国文学,然后回国。一个人一生从事一个国家的文学翻译是不容易的;对一个人来说,把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献给莫泊桑这样的作家并不容易。经过40多年的努力,20多名法国作家和40多部作品都经过了精心的编撰,以达到原著作者和读者的要求。然而,进入80年代后,人们对李庆亚的翻译谈论较少,李庆亚这个名字一点一点地消失了。总之,莫泊桑的作品仍在阅读中,但李庆亚先生的翻译一直被搁置,很少阅读,也就是说,它不受欢迎。

已故的石康强先生是我大学四年级的学生,也是我研究生时的同学。在将近30年前的1992年,他在译文中写了一篇文章“好”和“不”。当时,李先生的翻译是“不”,现在更是“不”。“译文的‘确定’或‘否’并不完全取决于原文的价值和译文的质量。”一方面,它暗示了翻译中“确定”和“否”的背景,另一方面,它表明了翻译中“确定”和“否”的原因。本文主要讨论李清雅先生的翻译,即“行”与“否”的翻译风格。李先生的翻译之所以是“不”,不仅是因为一个目的,也是因为风格。然而,“新版本能否取代旧版本,以及它能‘运行’多少年,仍有待时间检验”。新版本在风格上比旧版本好,这也是相对而言的。原因是我说得不如石康强先生好。让我引用一段话:

中文仍在发展。也许21世纪的书面汉语与20世纪的法语和19世纪末的莫泊桑时代的法语一样熟悉当代书面汉语,并将发生急剧变化(宋诗对唐诗的反应就是一个例子)。我们怎么知道我们的孙辈们不会认为赵浩王翻译的莫泊桑使用了过时的“中期”白话,从而要求翻译更符合他们的阅读习惯

石康强先生非常有礼貌,把“如何知道”的问题发给了“我们的孙辈们”,但我在当前的变化中看到了“变化”的迹象。幸运的是,这也很不幸?在未来的发展中,我似乎看到了李庆亚先生的翻译可能发挥的作用。总之,李庆亚先生的翻译是一种恪守职责的翻译。它的“失败”主要是由时代和历史造成的。我希望不同的时代或时代的变迁能给它带来意想不到的命运。你怎么知道李清雅先生的翻译会在多少年后不再流行

从根本上说,李清雅先生是直译学派。翻译界有两种人在谈论翻译。一个是翻译理论家,他们很少参与翻译实践;一个是翻译人员,他们通常不会详细谈论翻译理论。虽然前者没有实践,但它经常谈论翻译的可能性;后者虽然没有系统的理论,但有着新鲜的经验和经验。正如文学理论的功能不是指导创作或写作,而是指导文学研究、教学乃至阅读,翻译理论的功能也不是指导翻译实践,而是讨论翻译活动,甚至与其他翻译理论争论,等等。翻译理论可能会对翻译实践产生长期而隐蔽的积极和消极影响,这可能是好的理论家往往不是好的译者的原因之一,反对者也是如此

因此,译者应该关注翻译理论的演变,但他们不应该想象,通过理论修养,他们可以改进自己的工作。如果译者在写作前脑子里有“神像”或“化身”之类的东西,可能不会有好的效果。这样,直译是翻译的最基本的技巧,也就是说,它是翻译的基础。无论是意译、美化、神似或化身,我们都必须从直译开始。只有直译好了,别人才能好。李庆亚先生的翻译基本上就是这样一种直译

人们经常误解直译就是逐字翻译。例如,法语中的“traduiremot”就不是。英语和法语如此相似,以至于无法进行逐字翻译,更不用说法语和汉语相距甚远了。因此,词对词的翻译不能是直译的解释,句子对句子的翻译是可能的吗?翻译的单词?翻译翻译段落?还是翻译?不同的译者有不同的观点,经常发生争议,这不是翻译理论家所关心的。翻译单词(字符),有人称之为“逐字翻译”。我以为它早就不见了。出乎意料的是,它在20世纪80年代曾被严肃地讨论过,但现在越来越少有人主张翻译单词(字符)。翻译出来的句子、段落或文本是部分还是整体的区别,很容易争论。从翻译的角度来看,这种差异很小,可以说是一种差异。然后,需要弄清楚翻译是基于句子还是基于段落和章节

翻译以句子为单位。前人说过,比如杨江先生,但很少有人对如何断句和如何组合句子给出明确的解释。在国内外,意足是一个句子,但长度不同,顺序也不同。翻译应以句子为单位,不得增加、减少、省略、夸大或减少意思。原文所说的话,翻译会说,原文所说的话,翻译会说,这样我们就可以跟随,一起前进,一起后退,翻译就会与原文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翻译完句子后,段落和章节就可以了。否则,如果句子偏离,段落和章节只能偏离越来越多,最终它们将无法识别。所谓每寸之差,每寸之积,都会导致千里之差,这可能是粗心的

我不提倡意译,也就是说,很容易为误译或胡译打开大门。李庆亚先生的翻译基本上是一个翻译句子,这是杨江所说的“一句接一句”,所以整篇文章不错

严复(1854-1921)

直译是翻译的传统。直译是人类翻译活动的开始,其次是其他翻译活动。中国和外国之间没有区别。严复承前启后,开创了自己的事业。他提出了一个相对完整的翻译标准,可以看作是直译的客观有序的表达,他的话是:“翻译有三个困难:信实、达和雅。要追求它的信实是非常困难的!如果你想到信实而达不到它,即使你仍然不翻译它,你仍然可以实现它。这是译者将神圣原则的全文整合到你的心里的时候当你写歌词时,自然地为彼此准备歌词。在原话深入理论且难以理解之前,你可以稍后引用它们来说明其含义。所有这一切都被认为是表现力,也就是说,它也是信念。。。他说:“说话要真诚。”。孔子说:“这只是语言。”。他还说,“如果你没有语言,你就走不了多远。”。“这三个都是文章的正确方向,也是翻译的典范。所以请相信,伸出手来,追求它的优雅。”这是直译的标准表达,后续关于翻译的表达只能被深化和发展,以给出新的解释。因此,翻译的三大难点实际上就是翻译的海神针。很难找到他的信仰,更不用说信仰、表现力和优雅的三位一体了。

作为一名业余译者,我相信钱钟书先生在林纾的翻译中所说的话:

文学翻译的最高理想是“转化”。将作品从一个国家转换到另一个国家,不仅可以展现由于语言习惯的差异而产生的艰辛和牵强的痕迹,还可以保持原汁原味,我也相信钱钟书先生在同一篇文章中所说的:

彻底的“转变”是一个不切实际的理想。。。一个国家的人物和另一个国家的人物之间必须有距离,译者的理解和风格与原著的内容和形式之间不会有距离,译者的经验和自己的表达能力之间往往会有距离。从一种写作开始,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