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外大学教授庄一川:翻译是自学最方便的方式

本文转载自:翻译技术与研究

在所有课程中,我认为翻译是最方便自学的。一些年轻同志总是希望向著名专家请教、倾听或与他们交谈。如果他们能单独见面就更好了。但这样的机会非常难得,而且不一定是最有效的学习方法

事实上,你可以随时向著名专家学习。这不是要求面对面教学,而是自学和研究著名专家的翻译。以下三种方法可以使用

第一种方法:不要先看译文。我先根据原文翻译,然后与著名专家的翻译进行比较。第二种方法:研究翻译对原文和译文进行对比研究,从中获得灵感

周荣亮教授是一位我非常尊敬的翻译。他不仅从事文学翻译,而且喜欢讨论翻译问题,表达自己的观点。几年前,我将其与原文进行了比较。他翻译了英国作家高尔斯华绥的《福赛斯之家》。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这一段

那些有幸出席福赛特家族节日的人,看到了这一迷人而有教育意义的景象——一个衣冠楚楚的中上层家庭。

那些有资格参加的人看到了那所学校中上层家庭的繁荣,这不仅使他们快乐,而且增加了他们的知识

原文收费和教育性是一种定语,与视觉搭配,但在翻译成汉语时很难保留这种搭配。如果在翻译中把原文的属性放在后面,语言就会流畅。当然,把它放在后面,它不一定是一种属性。第三种方法:研究不同的翻译。有些作品是由不同的人翻译的,有不同的版本,它们都是好的版本。例如,《红楼梦》近年来出版了两个版本。一个是杨宪益和他的妻子戴乃迪的国内版本,名为《红楼梦》,另一个是大卫·霍克斯的英国版本,名为《石头的故事》。两个版本都很好,很多人都做了比较研究

更有价值的是原译者提供的修订版。将修改后的译文与原译文进行对比,看看译者如何修改译文,我们经常可以看到很多问题

鲁迅的短篇小说《孔乙己》是这样开头的:

鲁镇的酒店模式与其他地方不同:它们都是街道上的一个方形大柜台,橱柜里有热水,这段话在杨宪益和戴乃迪翻译的《鲁迅选集》(1956年、1980年)中被翻译成:

鲁镇酒馆的布局各不相同,当你进入时,面对着你,是一个木匠广场形状的酒吧,里面有热水可以用来加热米酒。

p>

后来,在两位译者翻译的《鲁迅故事集》(1960年、1972年)中,这一段被改为:

鹿城的酒馆不像中国其他地方的酒馆,它们都有一个面向街道的直角柜台,那里有热水可以用来加热葡萄酒。

p>

译者没有说为什么要这样修改,我们也不能问,所以我们只能自己弄清楚。整段是关于鲁镇的酒店的。第二个译文中的wind shops用作定语,读者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在“Hotel”上,它也安排在下面。因此,以版面为主题比第一次翻译更好。至少我们可以看到,原文以“图案”为主题,译文以布局为主题,而不是以酒馆为主题。认识到这一点,我们在翻译时不必拘泥于原文的句子结构。你这样认为吗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