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语》的新译本在美国获奖。倪培民谈到了学术翻译和讲好中国故事

倪培民教授获得2020年“红皮书奖”

倪培民教授是特邀演讲者。他是夏威夷大学和香港大学哲学系客座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杰出教授、北美哲学与比较哲学国际协会会长、北美华人哲学家协会主席。北京大学高等人文学院常务副院长、中外比较哲学系列主编、纽约全球学术出版社等。主要研究领域为中国哲学与比较哲学、现代欧洲哲学与因果哲学,特别关注儒家功夫哲学

今年2月,该演讲厅曾摘录倪培民教授的著作《孔子》,并出版了新译本《论语》英文序言的译本(由作者本人翻译)。传播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经典是向世界讲述中国故事的有效途径。这是复旦大学外国语学院翻译系教授陶友兰对倪培民教授的采访。采访再现了译者的翻译过程,包括翻译的起源及其“功夫”路线、读者关怀、,翻译效果与文化交流观

我们期待着这本书的早期中文翻译

倪培民采访陶友兰

重译《论语》主要是为了课堂教学和纠正文化差异

(以下简称“道”):你好,倪老师!我一直担心《论语》在美国学术界的传播。据不完全统计,《论语》在国外有40多个全译本。你重译《论语》的主要考虑因素是什么?

倪培民(以下简称“倪”):是的,《论语》以前有很多英文版本,其中一些相当不错。我之所以冒昧重译《论语》,不仅是为了深入学习,也是为了服务于课堂教学。我经常让我的美国学生读《论语》,但因为有很多译本,它们有自己的优点,也有一些缺点,所以我在推荐时经常需要保留。这给学生,尤其是本科生带来了一些困惑。最后,根据我自己的学习和备课笔记,我收集了长的,弥补了短的,形成了一个新的翻译和注释,希望在前人的基础上尽可能地完善

道:你所说的后悔主要指的是对原文理解的偏差,或者翻译中缺乏意义

Ni:应该说两者都有。其他人对文化差异不敏感。例如,一个常见的缺点是,几乎所有版本都简化了古人的称谓,用统一的称谓取代了名称、单词和数字。然而,中国传统中的不同称谓包含着丰富的礼仪、文化信息和人际关系,这对儒家思想尤为重要。所以当我翻译的时候,我把原书名保留在书中,然后加上括号来解释,以便于理解。另一个常见问题是随意混淆笔译和口译之间的界限。比如《千千万万的土地》,西蒙?西蒙·莱斯翻译成一个中等规模的国家,这是一种解释,而不是翻译。译文应尽可能接近原文。有很多这样的例子。当一个句子允许对原文进行不同的解释时,翻译和解释之间的不加区分会导致译者将自己的解释强加给读者,因此掩盖了其他解释的缺点

倪培民介绍了他在中国的翻译

陶:你在翻译时最想解决的问题是什么

倪:主要是纠正谬误,努力区分翻译和解释。因此,我尽量在翻译中保留原文的歧义,然后在注释中解释可能的理解和我自己的倾向。一位匿名评论员评论说,我的翻译成功地实现了几乎不可调和的对立平衡:它不仅提供了独特的解释,还允许其他不同的可能解释;它不仅提供了忠实于原文的译文,而不在译文中添加解释性词语,而且提供了高度的可读性(通过解释等辅助词)

倪培民介绍了威利对《论语》的翻译(左),Simon LISS在中间,刘典珏在右边,

强>在翻译之前,在课堂上尝试几个学期的反馈:

道:你总是把读者放在中心。你如何对待他们的反馈

Ni:在把翻译稿送到出版社之前,我在班上试了好几个学期。当发现学生理解困难,容易产生误解时,将对其进行修订和补充。我还邀请了在美国开设中国哲学课程的王怀宇教授在他的课堂上尝试我的翻译。他也给了我一些很好的反馈。这对这本书的改进很有帮助。

道:之前的翻译是否启发了你

Ni:当然。许多以前的版本有很多优点。在我完成翻译之前,我在课堂上使用了其他几个版本,如刘殿爵的、黄继忠的、斯林格兰的、安乐哲的和罗思文的。我从他们那里得到了很多启发和帮助。特别是在语言层面,当我自己的翻译涉及到词语的选择时,之前的英文版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参考

Tao:你在选择注释时主要使用哪个版本

Ni:当然,我最主要的评论是朱子、黄侃和严,但我尽量不受这些主流评论的限制。至于其他的笔记,只要有启发性,我也会采纳。同时,我也更加注重反映时代变化的解读。例如,对康有为和李泽厚的解读往往反映了他们对特定历史时期的反应,这非常有趣。此外,我还参考了一些日本和韩国学者的笔记以及当代中外学术研究的成果

“指向月球”,试着指出真正的《论语》

倪培民在上海文庙向他的美国学生解释了《论语》

道:你说这个翻译指向“月亮”的“手指”。你怎么理解它呢?

Ni:这是从禅宗中借用的一个表达方式。我试图让我的翻译像“手指”一样指向真正的“月亮”,也就是《论语》,但我不会让读者误以为我的翻译和注释就是《论语》。我希望邀请读者和我一起与文本互动,从而拓宽自己的视野,使《论语》中的“月亮”在今天继续展现其新的意义。

道:你的比喻非常生动。在提供最合适的阅读和分析时,你如何平衡优雅和忠诚呢?

Ni:这真的很难。我同意刘殿爵的观点。他说,当优雅和忠诚无法平衡时,他会让位于忠诚。然而,如果直接翻译,翻译出来的英语句子将非常尴尬,甚至是不可能的。因此,不同版本的《论语》或多或少地与译者的翻译相结合,以保证句子的流畅。在这种情况下,我的方法是在注释中解释它,并解释其他可能的不同解释。换言之,通过注释,让读者知道我作为一名译者的存在,以及原文本身的可能性。“粗译”是为了提供相关知识,并保留原文在翻译领域中,在译文中添加注释称为粗翻译(“粗翻译”)。在你看来,有多少评论是合适的,这真的是个问题。我的书有500多页,可以说是“厚译本”。一开始,我不想这么“厚”。后来,我主要是想考虑普通读者和专业学者的需求,为读者提供更多相关知识。也许将来有机会的时候我会制作一个简化版。然而,目前的版本实际上对专业学者来说不够详细。在此基础上,有兴趣的学者可以对其进行扩展,并继续寻找相关文献。不可能要求全面的翻译和注释

道:</str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