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常的这位翻译自去世以来已经三年没有收到翻译费了,网民们都很愤怒

“首先,简单地催促这两本书的翻译费。如何说,我为你计划这些书,这不应该让你丢脸。让我们尽快解决翻译费。特别是对于前者,在与译者签订合同时,此人仍然在那里,书出版时留下的人,以及译者的w我多次催促我。我无话可说。你不需要钱,对吧?“10月15日,出版商杨全强在自己的微博上公开发布了一份文件,并向艾特河南大学出版社索要了该书策划人多年的逾期翻译费。微博发布后,迅速引起了出版界的普遍关注。短短三天时间,就出现了已经有3000多个转发量。相比之下,河南大学出版社却开启了“鸵鸟”模式。它不仅忽略了它,而且在第一时间打开了评论的选择。记者与河南大学出版社联系无效,微博私信暂时无人回复

记者了解到,杨全强微博中提到的两本书是玛格丽特·阿特伍德的《猫眼》和德里克·沃尔科特的《诗集:1948-2013》。《猫眼》于2020年10月出版。翻译杨浩成于2018年10月25日病逝。三年过去了,翻译费还没有支付。另一本德里克·沃尔科特的诗集《1948-2013》已于2020年3月出版,共两卷,厚1600多页,评论70多万字。当记者看到留言时,一些读者说:这本书涉及很多学科知识,内容非常复杂。不仅如此,译者的严格责任也受到尊重。记者看到网友发来的信息,翻译之前会耐心回答读者关于豆瓣印刷错误的问题。然而,提交两年后仍未支付翻译费的出版社不配拥有这样一位“尽责”的翻译

这条微博已经发布了三天,已经吸引了3000多人转发,引起了出版界的广泛关注。然而,被公开叫嚣的河南大学出版社却开启了“鸵鸟”模式。它不仅忽视了这一点,而且在第一时间打开了一系列评论

网友们愤怒地披露了出版社的“黑色历史”

随着杨全强的“寻薪”微博转发量的增加,记者还看到很多网友在网上爆料了河南大学出版社拖欠工资的“黑史”。在《漫漫长夜》一书的评论区,豆瓣用户@hashhush说:据说河南大学出版社在很多方面都没有联系到翻译艾英。它在最后一页用小字写了一份声明,称未经授权必须转载。然后他又问:如果没有与译者或他的家人联系,为什么不选择重译?如果是这样,为什么不在主页上发表道歉声明呢?

“萨巴芥末”创始人严军也在他的微博上打破了河南大学出版社拖欠工资的“黑色历史”:“河南大学出版社是一家有组织、有预谋地拖欠版税的出版社,不是一两位作者,也不是一两本书,包括我的书。上次有大量微博转发,河南大学领导要求删除帖子,说要立即解决,后来没有解决。”至于这家出版社为什么会这样,闫军也表示“这真是一个谜”

随着事件的不断发酵,许多网民透露出图书翻译行业更令人不满的混乱局面。网友“Christabel”:如期提交稿件后,他们告诉我版权问题尚未解决。因为这本书,我的应届毕业生的就业被推迟了,我必须勇敢地向申请人保证我将获得这项科研成果。将来,我真的不敢再接受图书翻译了……</网友“童华”:作为一名儿童读物的翻译人员,我凭良心说,我们的报酬与稿费不成正比,甚至还有一名黑人翻译人员!这种对知识和个性的不尊重必须受到谴责

记者了解到,河南大学出版社之前在业内的“存在感”很大一部分来自杨全强主持的“商和卓元”品牌。但目前双方的合作似乎已经结束。最让人哑口无言的是,河南大学出版社15日也发了一条微博,引述的是商河卓元策划的《闹剧,或不再孤独》中的一段话:我们当时收到的所有信息都暗示着一件事:在我们的星球上,做傻子是一件快乐的事情。所以我们把自己训练成傻瓜

多说

按照合同行事难不难

译者已经去世,翻译费还没有结算,最后他们被迫“在微博上索要工资”。多年来一直没有上涨的翻译费市场让许多从业人员难以回首,这真是令人寒心。至于编辑的辞职,没有对接,一言不发地转载,电子邮件的延迟已经成为业内的常态

当按时付款成为一种奢望时,越来越多的理想翻译人员只能心灰意冷地离开。在豆瓣帖中,一些读者留言说,他们从来没有想过报酬会在短期内增加,但如果他们能投稿,他们会给钱吗?事实是,从提交到结算,通常需要六个月到一年的时间来支付稿费。。。遭受这些“冷遇”的不仅仅是那些不知名的译者。微博V@Wenyuan Pavilion的单身汉曾通过写请愿书拖欠近三年的翻译费。同样可以想象的是,维权的困难在我们普通人看来,按时按合同支付报酬是最基本的行业底线,但它是这样一个最低底线。为什么像河南大学出版社这样的正规出版机构一次又一次地忽视和践踏它?我们无法理解这一点,但从出版社的实践来看,他们似乎根本不在乎自己形象的自我毁灭,他们也不明白“珍惜羽毛”意味着什么。这里我们只想说,在任何一个以市场为导向的行业,如果他们不按合同行事,不尊重工人,他们离被行业淘汰也不远。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黄艳文

来源:紫牛新闻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