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容、博学与实践——人工智能时代人类译者的使命

[语言]

作者:王英冲,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学院副教授

今年,我在北外开设了“中国文学作品英译”课程。第一周,学生们翻译了《围城》的开头一段“红海已经过去”。第二周,我展示了两个译本进行评估。学生们积极开展“自我批评”,并指出“榜样”在词汇上比自己强得多。例如,他们将“半透明”翻译成“透明”,“红色”翻译成“通红”,将“海风”翻译成“海风”,而许多学生只能粗略地将其翻译成“半透明”、“红色”和“海风”。也有人认为,这两个译本的句型非常独特,不符合语法惯例,形成了一种陌生化的文学效果。

经过激烈的讨论,我问你:这两位优秀的译者是谁?答案是:一个是百度翻译,另一个是deepl翻译。学生们互相看了看,然后才清醒过来,开始发现“机器翻译”的错误:从最基本的语法问题到衔接和连贯,再到文体风格。这种戏剧性的逆转令人深思。一方面,机器翻译正在迅速发展。即使是处理最具创造性的文学文本,也能使读者基本理解和接受,翻译质量甚至超过一些学生。另一方面,普通的翻译学习者在评价翻译质量时仍然缺乏歧视。那么,人工翻译会被取代吗?如今,所有主要的翻译引擎都可以提供免费的实时翻译。不仅速度惊人,而且质量基本可以满足日常沟通。特别适用于工作量大、时间紧、要求低的翻译任务。对于具有高重复性和规律性的文本,机器翻译比一些手工翻译更准确。事实上,许多合同、咨询报告和畅销书已经开始采用“机器翻译-人工后编辑”模式,通过项目管理和人机交互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这一趋势给译者带来了不可避免的技术挑战和伦理问题。关于机器翻译能否取代人工翻译,有很多争论,这会影响群体的身份和自豪感。一些翻译人员和外语专业的学生开始担心自己的职业前景。一些译者还对新技术表现出抵制,质疑机器翻译的质量,未能正视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广泛应用和发展潜力。除了传统翻译人员对计算机辅助翻译的无知之外,恐怕也是出于对技术解构的恐惧。在机器翻译飞速发展的时代,人类翻译人员将何去何从?我认为北外大学的校训“包容、博学、务实”完美地概括了当代译者的使命。历史上每一次文化技术革命都离不开翻译浪潮。面对新思想、新知识、新技术,译者首先要持开放包容的态度,做一个思想开放、勤奋的学习者,然后才能“择源”,根据现实语境和具体目的进行翻译和传播,完成这项复杂而有创意的社交活动。在信息和全球化的时代,对翻译的需求激增。盲目排斥机器翻译不利于译者的个人、社会发展和文化融合。未来,计算机辅助翻译将和过去的词典一样普遍。“翻译技术”已被纳入翻译专业的核心课程,许多语言服务公司的招聘条件也包括“熟练使用翻译软件”

但同时,译者不应忘记“翻译”的职责。如果你依赖机器,你就没有能力区分翻译的利弊,是非,或者你知道机器翻译的版本不够好,但你无法改进它,你也不能对最终翻译的质量负责。届时,它可能会导致职业道德和知识产权方面的新问题。到目前为止,读者在批评翻译作品的表达不合逻辑、生硬时,仍然会说“机器翻译的严重痕迹”,而在赞扬优秀的翻译作品时,他们不会说“像机器一样好”,这足以证明公众对人类译者有更高的认可和期望。据说机器翻译的准确率可以达到90%,而不管这个比率是如何计算的。即便如此,人工翻译仍然有巨大的潜力。最终,改进将更加困难。10%的差异足以构成本质差异,就像人和猫之间的遗传相似性高达90%,而人和香蕉之间的遗传序列是60%。意义的不确定性、翻译的目的以及特殊体裁的创造性都决定了翻译是一系列复杂的选择,是人类智慧的结晶。要做到最后10%,译者必须“知识渊博且实用”。只有巩固母语和外语的基本技能,深入培养领域知识,才能因势利导做出合理判断和选择,将个性化体验和灵感融为一体,创造出既正确,但也有精巧恰当的翻译

(光明日报记者肖仁富采访整理)

光明日报(05版,2021年10月24日)

来源:光明。com-光明日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