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源冲:让中国之美成为世界之美

2021年6月17日,我国翻译界泰斗许渊冲先生在北京逝世,享年100岁。许渊冲是我国老一辈翻译家的杰出代表。他从事文学翻译几十年,2010年获得中国翻译协会颁发的“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4年荣获国际文学翻译领域最高奖项“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

找到终身理想

1921年4月,许渊冲出生于江西南昌。许渊冲的家虽不富裕,但在父母的熏陶下,他自幼就爱读书,其表叔熊式一,是与林语堂齐名的海外双语作家,也是20世纪著名的戏剧翻译家,曾把中国剧目《王宝钏》译成英文话剧,在国外连演近千场,轰动欧美,还受到英国大文豪萧伯纳的赞赏。年幼的许渊冲受表叔影响,对英语产生了强烈的兴趣。

可是,许渊冲最初学英语时并不顺利,连字母都说不清楚,上中学后,他甚至一度讨厌英语。11岁时,学校讲语法,他不喜欢,甚至英文有不及格的危险。第二年,开始讲课文,他就将课本《短篇背诵选》中的30篇英文课文通通背了下来,这里面就包括林肯的《葛底斯堡演说》。背了许多英文美句以后,他终于找到了学英语的窍门,成绩一下子跃居全班第二。

1938年,许渊冲以全校第7名的优异成绩,考入刚成立不足一年的国立西南联合大学,就读于外文系。在这里,他与杨振宁、李政道、朱光亚同窗,听冯友兰、金岳霖讲哲学,听朱自清、朱光潜讲散文,沈从文讲小说,闻一多讲诗词,曹禺讲戏剧,叶公超、钱锺书讲英文,吴宓讲欧洲文学史……在这里,他遇到莎士比亚、歌德、司汤达、普希金、果戈里、屠格涅夫、托尔斯泰、陀思妥耶夫斯基……进入了文学的大门。

许渊冲的翻译“处女作”诞生于读大一时,那时,他喜欢上了一位女同学,为表达心意,便翻译了林徽因悼念徐志摩的小诗《别丢掉》:“一样是月明/一样是隔山灯火/满天的星/只有人不见/梦似的挂起……”迟迟不见女同学回信,许渊冲把译诗投到《文学翻译报》上,这也成为了他翻译事业的浪漫开始。

在当年的日记中,年仅20岁的许渊冲写下:“大约翻译真是我的优势,我应该做创造美的工作了。”

一生热爱翻译

许渊冲这一生的理想是“用翻译创造美,让中国的美走出去。”如何走出去?他认为关键是翻译,翻译可以打破文化隔阂,也能让外人看到我们真正好的东西。为此,他花了一生时间去研究、思考和践行。

他的生活非常有规律,每天早上8点多起床,上午会客或看书,下午将昨夜的翻译成果敲进电脑,而深夜则是他专注翻译的时间。从事文学翻译80余年间,他出版中、英、法文翻译著作180多本,将唐诗宋词以及《诗经》《楚辞》《论语》《桃花扇》《牡丹亭》《西厢记》等译成英文、法文,将西方名著《包法利夫人》《红与黑》《约翰·克里斯朵夫》《李尔王》《罗密欧与朱丽叶》《威尼斯商人》等译成中文。

2007年,时年86岁的许渊冲患上了直肠癌,医生断言其“最多也只剩7年的生命了……”,可他并没有放在心上,仍然坚持翻译,坚持每天半小时的锻炼,他说自己锻炼的目的是希望能活到100岁,因为他计划把莎士比亚的作品翻译完。

2018年,与许渊冲相濡以沫60年的夫人照君离开了人世。第二天,学生们到许渊冲家中探望。他们担心已经97岁的老先生撑不住,可当他们看到许渊冲时,他正纹丝不动地坐在电脑前,在翻译英国作家、唯美主义代表人物奥斯卡·王尔德的全集。

其实,他几乎彻夜未眠,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想了很久很久,然后翻开了王尔德的书。他说:“不用担心我,只要我继续沉浸在翻译世界里,就垮不下来。”在北大畅春园的老屋,在夜晚“偷时间”的许渊冲,眯着眼凑近键盘,坚定地敲下每一个字……

许渊冲的一生似乎从未停止学习、工作,直到临终前几天,他仍然每天晚上都在写作,写作完就睡觉了,直到那一晚,睡去后就再未醒来。(张婧/整理)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