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翻译:在语感与美之间

去年金秋十月,桂花飘香,“村上春树文学多维解读”学术研讨会在绘桥柳的杭州举行,历史悠久的杭州师范大学在80年代末,谁在暨南大学教书——巧合的是,我的年龄是《挪威森林》开幕式第一句中提到的“37岁的我”——翻译成了《挪威森林》。星星移动,月亮落下,太阳升起。你三十年前来这里已经两年了。翻译之初,“我37岁了”仍然或多或少地充满了青春。我满头黑发。现在,我已经69岁了。我不知道从哪里得到镜中的秋霜。回顾过去,请允许我再次引用挪威森林的话:“我想起了我在过去的人生旅途中失去的许多东西——虚度的岁月,死去或离去的人,无法挽回的遗憾。”是的,不可挽回的遗憾,不可挽回的遗憾。半夜里,冷雨敲打着窗户,突然大哭起来。虽然这是不可能的,但它确实咬过被子的角不止一两次,并发出长长的叹息,通常是“太伤心了,帮不上忙”。嗯,这是挪威森林的一个例子,但是,至少有一件令人欣慰的事情是我的翻译——人们可能不知道我是暨南大学的教授和中国海洋大学的教授,但他们基本上知道我是一名翻译。到目前为止,我已经翻译了至少100本书,有厚有薄,有大有小。翻译作家包括夏目漱石、芥川龙之介、谷崎润一郎、小林善纪、太子、川端康成、井上靖国、渡边纯一和山崎康一。在作品方面,《我是一只猫》、《洛生门》、《静歌寺》、《雪国》和《在世界中心呼唤爱》得到了高度认可和赞誉。当然,最具影响力的是村上春树的系列作品,包括《挪威森林》、《海边的卡夫卡》、《奇异的鸟》和《刺杀骑士的指挥官》。我独立翻译了43份,与其他人翻译了两份。截至2020年12月底,这40多册村上春树的上海版总发行量已超过1370万册,读者数量远远超过这一数字。换言之,用我的钢笔涂抹的译文震撼了数千万读者的心弦。用一位读者的话来说,它就像静夜中纯净的月光抚慰着他孤独的心,就像河虾纤细的触须刺穿他的泪腺,就像远处一座有着滚滚炊烟的木屋引领他走出青春的荒原,或者像一片长满三叶草的山坡,让自己抱着一只熊,整天在上面玩耍……</当金庸在三年多前去世时,有人说哪里有中国人,哪里就有金庸。至于村上春树,可以说哪里有年轻人,哪里就有村上春树。村上春树为什么这么热?根据村上春树自己的总结,第一,故事有趣,第二,风格具有“普遍渗透性”。风格,这里主要指语调和笔触,即文章的整体语言风格;正如村上春树在另一个场合所说,普遍渗透是关于语言“触及人心”的力量。从翻译的角度来看,没有人能把这个故事翻译得更好。更糟糕的是风格和语言。我记得穆欣说过:“如果你想写一篇好的白话文,你必须精通文言文。如果你看一个外文译本,你应该选择一个译者。如果译文不好,你就看不到。”不看!换言之,翻译不仅能使原著看起来明亮,而且能使它看起来苍白。就村上春树的作品而言,即使其风格具有“普遍渗透性”,如果翻译不到位,也很难渗透到人们的内心,甚至成为水面上的浮油。更严肃地说,翻译既可以完成原著,也可以毁掉原著。

开头提到的杭州会议也是因为有很多年轻人参加。我依靠老年人,出售老年人。在我的最后一次演讲中,我避免了无误的例行公事,坦率地谈到了文学翻译。我说我或多或少地关注了年轻翻译人员的翻译,包括年轻教师,很少有翻译让我开心。Gein不是从语感、语境到翻译,而是从语义、语法到翻译,也就是从词典到翻译。例如,村上春树的人们在地下室屏住呼吸,感到黑暗和激动,但你在二楼明亮的标准间翻译字典并查看“百度”。当然,你不理解“普遍渗透”,如果不理解唐敖之谜,你就不能谈论文学和文学翻译。换言之,纯文学作品的翻译不是翻译字面意思,而是翻译文字背后的信息。翻译风格的渗透足以渗透纸上的信息——这是文学独特的审美愉悦和美

那么美从何而来呢?从语感上来说。语感来源于对原文的大量阅读。从大量阅读中获得的词汇和句型应该说从一开始就疏远了词典的枯燥标准解释,各种语境赋予了新的感知因素,如温度、气味和氛围,如节奏、节奏和喘息。盗用木心的说法就像把鱼放在水里,而不是在桌子上观察它。它也像水和草——木心被用来比较《红楼梦》中的一首诗——“取水不好,放在水里看起来不错”。如果“放入水中”,也就是在语境中,你会突然感觉到词汇的各种外延和外延及其微妙的含义,也会理解最初的风格或整个语言风格。这样,翻译就为理性分析节省了大量时间。“突然回过头来,那人在昏暗的灯光下。”。一般来说,村上春树更注重风格而不是故事。他说“风格决定一切”,故事将“不请自来”。对于译者来说,可以说语感就是一切。借助语感,我们可以翻译美感和风格中的美感

让我们给出最后一个例子。2017年,我翻译了村上春树的小说《刺杀骑士之首》。你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这本小说是上海翻译出版社以极高的版权费买下的,这不仅仅是一笔“大买卖”。如果不值得你去买一个故事。中国有更多的人会讲故事,所以莫言讲故事的能力并不低于村上春树。如果我们购买一种独特的语言风格和一种“普遍渗透”的风格,它将给中国读者带来一种异质的审美体验,拓展中国文学语言表达的潜力和边界,为中日文学艺术审美交流带来新的可能性。如果是这样,那么版权费,无论是天价还是地价,都有其价值。这种价值的体现从根本上取决于翻译:一般翻译报道内容或故事,而非一般翻译重建语言和风格之美。这也是文学翻译的主旨、机智和乐趣

他还是日本研究所“长崎大学之夜”和“长崎市之魂”的副所长。他还是长崎大学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村上春树的作品,如《海边的卡夫卡》、《刺杀骑士司令》,以及100多幅日本著名艺术家的作品,如《我是猫》、《洛生门》、《雪国》。

来源:《人民日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