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王宏旭教授是翻译界罕见的特例

南都记者从北京大学党委宣传部证实,中国翻译行业领军人物、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徐元冲于6月17日上午在北京去世,享年100岁。他曾将《诗经》等中国古典文学译成英文或法文,并将英法文学的优秀作品翻译到中国。2010年,他获得了“中国翻译文化终身成就奖”,2014年,他获得了第一届国际翻译联合会“北极光”亚洲杰出文学翻译奖

复旦大学中文系教授王宏图,他告诉南都,徐元冲是一名多语翻译,可以双向翻译。由于他的长寿和勤奋,他一生有着极其丰富的翻译实践,这可以说是几十年来罕见的特例

他的翻译始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在伊林出版社当时出版的七卷《追忆岁月》中,格尔蒙特出版社的第三卷是由他翻译的。”王宏图自己也学过法语。在比较包法利夫人的原著和徐元冲的中文译本时,他认为其中有一些段落。徐渊冲的翻译在文采和风格上甚至比福楼拜的原著更好,福楼拜本人也是一位以文雅著称的伟大的文体家

当然,徐渊冲的翻译风格也被一些人视为“任性施展才华”,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风格的不平等。最明显的例子是,在翻译司汤达的《红与黑》时,结尾写道德雷纳夫人在余莲被处决后去世。法文原文只是一个非常简单且未经修改的“她死了”,而徐元冲将其翻译为“她的灵魂离开了天堂”,这与明清时期的歌剧和小说中的措辞类似。著名教育家、翻译家王佐良曾评论说,这种翻译是“鸳鸯蝴蝶派”

王宏图在南都向记者解释说,对徐志摩的翻译有不同的评论,这实际上反映了翻译研究领域的两个基本趋势——“直译”和“意译”。“徐源冲在翻译界的主张是意译。在学术上,它是‘归化’,注重生动,将读者置于熟悉的母语文化环境中,并试图减少读者的陌生感和不适感。”他的主张和实践无疑丰富了翻译文学。就翻译的定位而言,传统观念认为翻译依赖于原著,从属于原著,但徐元冲希望将翻译提升到与原著相同的地位。他认为翻译是两种语言之间的竞争,译者可以获胜。这种精神令人钦佩

在王宏图看来,“直译”和“意译”总是在变化,它也可能与一种语言和文学的情况有关:“当一个国家或民族的文学非常需要吸收外国影响时,它会采用‘异化’(直译)通过以下方式更容易传递新体验和新天气:;当一种文学发展得更加成熟和自信时,在翻译外国文学作品时,调整本国文学的主体性可能更为重要。此时,将出现更多的“归化”(意译)趋势。“

许渊冲经常给人以疯狂的印象,但这种“疯狂”的精神植根于中国文化。他曾对媒体说:“中国文化博大精深,独一无二。我们正在走向复兴。我们必须了解我们民族文化的价值,拥有自己的文化支柱。“晚年,许渊冲先后将《诗经》、《楚辞》和唐宋诗词等中国古典文学作品译成英文或法文,力求最大限度地保留汉语音韵之美他说,延长生命的最好办法就是从夜里偷几个小时。

王宏图说,徐元冲毕业于西南联大外语系,然后在法国学习。因此,他精通中国、英国和法国的语言是非常罕见的, “总的来说,他和傅雷一样,主要从事法国文学的翻译工作,但徐先生翻译了许多英法作品;同时,他也是一名双向译者,就像杨宪益先生一样,他在中国留学期间,毕生致力于《红楼梦》、《聊斋志异》和《鲁迅选集》se文学被翻译并介绍到西方世界,它已经是伟大的,许志强先生在《中外翻译》和《中国翻译》中留下了大量的作品,这是更为罕见的。因此,许先生确实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例子,多年来“遇到而不寻求”。“

作者:南都记者侯晶晶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