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喜英:自称“蛆神、浪人、鼠人”,一场诋毁中国的“大翻译运动”已经开始

[文章/观察家专栏作家雷喜英]

乌克兰危机和中国之间的关系是什么

许多有这个问题的人不会问他们是否了解中国在互联网上的舆论环境

在“乌克兰美女低俗言论”事件之后,伟大的翻译运动,它热衷于在海外社交媒体上谈论俄罗斯和乌克兰的热点话题,并专注于恶意诽谤中国,开始引起国内外舆论的关注。

这场“运动”以波兰语“ZA wolno”śnasząI waszą(为了你的自由和我的自由)作为公开宣言,现阶段的主要运营模式是在简体中文互联网领域的主要社交平台上,选择与俄乌冲突有关的极端言论和观点,并用英语翻译转发,涵盖日语、韩语、德语、法语、俄语、乌克兰语等外语,为了继续煽动外国舆论对中国的负面情绪

这场运动的参与者在接受采访时非常直接地说。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告诉外国人,中国人是“骄傲、傲慢、民粹主义、残忍、嗜血和没有同情心的集合体”

这场运动起源于崇朗电视台,一个在海外社交平台reddit上有一定规模的华人社区。在大肆宣传“收留乌克兰妹妹”等低俗言论并引起公众关注后,社区成员觉得这方面有很大的“游戏空间”,于是开始在建中区翻译更多的“极端言论”,“大翻译运动”逐渐成为常态,这场运动不是新现象,也没有很大的特殊性。这是大陆舆论游戏中反华势力的正常运作

,无论是911事件、日本地震和福岛核泄漏等重大海外事件,还是新疆、香港和台湾反贸易服务的热点,这些反华势力积极援引一些中国大陆民众的极端言论,煽动反华情绪,攻击和诋毁中国大陆。p>

“伟大的翻译运动”只是这股力量中一些成员的新组合。它之所以在不久的将来引起关注,只是因为俄罗斯和乌克兰之间的冲突所带来的热度。

至于“大翻译运动”的成员为什么会出现在一起,这与中国的“青浪网”运作直接相关。

据参与成员介绍,这个社区的成员主要由“神蛆、浪人和老鼠人”声称的“神友”组成。在媒体采访中不难发现,“不仅有留在台湾寻求“庇护”的所谓“正义人士”,还有声称在澳大利亚揭露中国“真相”的“公民记者”。无论如何,他们都是典型的海外反华团体

还说,“除了反共和反华的极端立场外,他们还憎恨中国人的种族。他们称中国人为“蜘蛛”,即“智那猪”。一般来说,在小组讨论中,**智”、“蜘蛛剪”、“核平中国”、“排斥中国”“等等无穷无尽。这些人以前在国内平台上很活跃。2019年,接受采访的成员自己在百度上建立了一个致力于“反窃贼密钥政治”的贴吧。他们的主要活动是发布符合其需要的内容,以诋毁中国、人肉搜索和发布“个人隐私”大陆加强“清浪网”整治行动后,这些人在中国的活动空间被大大压缩,他们不得不在海外搭建平台以生存

这三个“民意”特征“同时需要注意:国内外舆论的必然性

其中,“出现的必然性”“是旧中国留给国际社会的记忆和新中国发展过程中遗留下来的问题造成的。这不仅是中国目前无法回避的问题,也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将面临的问题,并不同程度地长期存在。”“意味着这种反华舆论短期内不会消失。它将继续摩擦国际热点,煽动反华情绪,抹黑中国。它将在重大事件中上下波动。这一方面是由这些人内心的黑暗情绪决定的。他们恨中国是为了恨中国,反对中国是为了中国反华情绪难以改变;另一方面,中国中央情报局、美国民主基金会等反华势力需要这些人的存在,并将继续寻找、招揽和购买中国的反华行为。应该煽动的消极情绪和可以煽动的反华人群基本形成,短期内难以发生质的变化。然而,无论以何种形式呈现和炒作,他们都希望得到舆论的关注和关注

可以“压缩舆论之外的空间”,而“中国舆论领域越来越国际化”的现实决定了这种舆论在舆论之外的领域并不是很特别,也不是很有吸引力。他们想关注形势,只依靠国内热,即“进口到出口”的模式。只有当中国大陆的舆论场升温时,他们才能真正引起国际舆论的关注。也就是说,只要国内舆论场压缩他们的炒作空间,他们的存在价值就会大大降低,他们的作用就会非常有限。

应该强调的是,这里炒作空间的压缩主要类似于民间炒作的一种模式——“乌克兰美的庸俗言辞”,而不是官方的自我封锁和沉默。毕竟,不可能阻止国内对海外谣言的猜测。到了驳斥谣言、反击的时候,积极的声音是必不可少的。

这就是所谓的“兵挡水遮地”。作为一个正在崛起的大国,中国在走向世界舞台中心的过程中,必然会不断面对来自世界各个方面和领域的挑战,不断发现自己的不足,弥补自己的不足。面对“大翻译运动”等对中国的恶意攻击和诋毁,中国社会基本上可以从战略上鄙视他们的存在,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在中国实践自己的技能,帮助提高参与舆论游戏各方的实际战斗力。尽管西方势力和媒体平台对这些人引用的极端言论有一定的要求,甚至存在一些纵容,但我们也应该明白,西方社会仍然有正式的法治,这些人不能鲁莽行事

从红迪上禁止重浪电视台的老社区来看,只要我们善于运用平台管理的规则,我们就能有效地反击这种言论。同时,对于极端言论正常转移和炒作背后的代表性叙述和人物,我们也可以依靠海外爱国华侨以当地法律为武器开展线下斗争

削弱炒作。以“教学参考”等案例为例,加强国内网民的认知塑造,提高大家的警惕性,减少此类事件在中国成为热点的可能性,不给他们提供“从进口到出口”的机会。同时,加强对中国境内境外账户活动的管理,立法规定平台必须标明境外账户来源,以提高投机成本,降低反共谋风险

平等处置。民间对民间,机构对机构,媒体对媒体,官方对官方。无论“大翻译运动”背后有什么力量,它都只是以民间的形式出现。对于此类案件,可以以民间力量对抗民间力量的形式处理

“大翻译运动”炒作了中国大陆的极端言论。日本、韩国和西方的情况类似吗?由于这种舆论无法消除,因此有可能引导私人力量在更多国家和地区推动此类信息的出现和传播。至少形成了舆论对冲的局面。有些陶罐不仅可以被中国大陆运回。p>

总之,“大翻译运动”作为一场新的反华舆论运动的老调,会带来一些新的负面影响,但在中国崛起的大潮下,毕竟很难掀起太多的波澜。越来越自信的中国大陆是面对这种行为、战略蔑视和战术训练的最佳态度。“存在的必然性、长期性和角色的有限性”决定了他们将是帮助中国大陆提高其在舆论领域的国际博彩能力的最佳合作伙伴。p>

这篇文章是《观察家》的独家手稿。这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