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学东:减少涉华翻译的“混乱”,关注翻译

资料来源:《环球时报》

作为一个方便的语言翻译平台,互联网正在以清晰的边界深刻地改变内部和外部话语领域之间的关系。随着国际影响力的增强,中国正在感受到这种变化的影响。一方面,中国已经成为全球话语领域的重要话语提供者。另一方面,中国国内的话语领域也成为国际社会更加关注的平台。随着各种翻译软件的不断发展和翻译参与人数的不断增加,大量的热点话题、讨论活动和语言材料可以在国内外话语领域之间快速传递、传递并形成共鸣,极大地丰富了这两个语篇领域的内容,提高了国内语篇领域的国际影响力

然而,在这两个语篇领域的互动过程中,也存在着许多翻译“混乱”,如翻译中缺乏语境而导致的错位和意义的丧失;翻译中语境的错位导致理解的扭曲和表达的误解;甚至故意曲解一些表达,人为嫁接和组合,迅速在互联网上传播,分化一些观点,夸大一些事件,制造情绪混乱,引发敌意。中国在国际事务中一贯坚持独立自主,强调体现中国特色。相反,它很难成为全球话语领域的主流,并且深受“塑造对手”的斗争思维的伤害。

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两个话语领域的深入联系和日益融合,不仅没有加深不同社会、文化和文化之间的相互理解,在许多国际问题上促进了更广泛的共识,但为制造和传播“虚假信息”提供了条件,成为一些政治势力干涉别国国内舆论、诋毁别国形象的新手段和新途径,翻译中的“混乱”只是一种表现,反映了一个世纪以来话语内外关系的深刻调整。尽管翻译中的错误和错误是由于译者的能力,甚至是一些组织和个人的恶意造成的,但将其作为根本原因夸大了翻译在语篇构建中的作用,这很容易简化内外话语场关系的调整和“阴谋论”的某些行为

从根本上说,翻译的“混乱”反映了译者所依赖的话语系统是在软弱、差异性、,近代以来,在西方主导的世界体系中,对中国的异端甚至诽谤这个过程积累了许多因素,比如不友好的词语、过时的刻板表达和奇怪的描述。这些话语元素深深地隐藏在日常生活、媒体语言和官方表达中。每一个中国的刻板和异端言论都可以笼罩在当前中国刻板和异端言论的阴影之下,以至于每一个中国的刻板和异端言论都无法摆脱翻译“混乱”背后的

,我们还可以清楚地看到塑造中国形象的四个机制:

第一个是日常认知的滞后相当一部分西方人在冷战时期,甚至在明清时期,仍然从时间维度理解中国;在空间维度上,它停留在广东和福建,或者中国的一个地方,某种活动,某种食物。因此,对中国的认识是不完整的,缺乏更新。编辫、磕头、缠足、苦力和功夫的概念一直存在于西方的日常词汇中,这说明了这一点。第二是近代以来,随着国家综合实力的提高,西方制度逐渐被建构为各国现代化追求或模仿的对象,并成为衡量其他制度的唯一尺度。中国的传统制度和现行制度都被归类为异质制度,并被视为统治者衡量下的转型或替代对象。冷战的延续进一步巩固了这种认识,并衍生出一套具有强烈价值取向的词汇。无论中国的制度如何持续改进,治理绩效如何持续改进,都很难逃脱价值第一的制度诽谤。第三是文化好奇心。对于非西方社会,西方总是好奇,更关注与西方不同的东西,甚至被非西方社会抛弃的东西。因此,在描绘非西方话语时,它更多的是差异而非共性。能引起西方社会关注的,也不能代表社会主流。这种好奇心理本质上是一种将非西方社会视为外星人的思维。第四种是对媒体的夸大。在全球话语领域,西方拥有媒体霸权,垄断了媒体内容的供应。这些西方媒体在对非西方社会的报道中更加关注负面新闻和非制度现象。因此,他们给自己的观众提供的往往是一幅物体真实性的倒转图。在互联网的支持下,这些新闻报道强化了国内受众的滞后和偏见认知,固化了客体的制度异端形象

翻译是沟通的桥梁,但译者无法决定翻译的内容,更不用说在话语的真空中完成语言的转换。翻译是一种嵌套在现有话语系统中的文化实践,深受文化系统的制约。因此,消除翻译中的“混乱”必须着眼于翻译的外部。在世界的阴影下,中国的言行受到了密切关注,由于国家影响力的提高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后果,因此特别有必要有这样的认识

首先,进一步发挥现有党和国家翻译机构的主要作用,增加外文翻译数量,把握翻译质量,不断推进重要政治、社会、文化概念和术语翻译的标准化和统一,成为外语教学和翻译职业培训的指导和指南

其次,进一步提升内容提供商在全球话语领域的意识,加强对外交流与交流,不断将当代中国生动丰富的实践推向全球话语领域,为更多的外国观众提供感知中国的机会和条件。只有在广泛深入的生活交流中,我们才能不断更新国际社会关于中国的词汇。第三,进一步增强全社会的国际交流意识,打破中国各行各业自言自语、无视国际反应的习惯。在这个时代,内部和外部没有区别,也没有纯粹的闭门交谈。国内话语领域的任何演讲都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国际影响。尊重他人是增强语言吸引力的根本。(作者是清华大学社会科学学院政治学系教授)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